绿蕤i一朵小卿吹呀_

我会努力,乖乖长大,慢慢变好,学会更多的东西,看懂更多的事情。年少不经事谢谢你陪我走过,没有你的日子我一定会继续前行,若能再见就是后来的时光里最美的一笔,我爱你。♡

『20/100.』/菲那/百岁塑料姐妹花/小甜饼

 
  
给大家拜个晚年啦 嘻嘻嘻♡

这里傻蕤!对于嗑cp是肥肠佛系的 本命墙头们的所有原配cp都好嗑 然后还有很多..

还有就是 我写下的这些东西全部!全部!来自我满怀爱意的脑补..纯属虚构!!我也很认同“面向舞台 背对生活”这样的态度 无意打扰她们 只是想把我的爱表达出来..(当然是给自己喂糖啦) 我很喜欢她们 我没有一分一毫的恶意 如果打扰到您 那抱歉了(´・・`)

然后我一般就是吃闺蜜向 亲亲抱抱拉手手在我眼里都是闺蜜间可以接受的呀..百合向也吃 但是不太会写..

ooc预警!!我对Faye真的不是很了解 而且我一想起她 脑子里就全是她那把好听得要人命的甜嗓子 不自觉的就把她写成甜甜的小女孩儿了 嘿嘿嘿..(傻笑

好了不多废话惹!关门放糖!

 

---------------------------【最近文风蛮俏皮的耶

1.

 

夜里八点多,正在刷剧的平板屏幕上方跳出微信的消息提醒。

 

“阿菲我好想你。”

 

语音放完,王菲抬抬眼皮困惑地瞥了一眼屏幕左上方的备注名。

 

『傻女人』。

 

是她没错呀。她那碴子味儿大嗓门是给她自个儿吃啦?无故煽情..反常反常。

 

“老孟又出差啦?”她开了语音通话,试探道。

 

“你有没有良心!我是那种没人陪了才找你的人吗!!”另一头的“傻女人”炸毛了,碴子味儿也显形了。

 

当然是了。王菲边腹诽着边软着嗓子道,“你干嘛凶我..”

 

“好好好小祖宗不凶你不凶你,别哼哼,哎哟喂一听你这个动静儿我心都酥了...”那英举手投降。

“好了嘛,什么事情呀。”

 

“给你听个歌。”那英说。

 

“蛮大气的。”是足够让人眼前..不是,耳边一亮的旋律,她边听边说边想,“挺适合——”你字没出口就听那英一通咋呼,先把曲子吹捧个遍再给她仔仔细细介绍一顿钱雷老师,最后十分满意地道:“嘿咱俩想一块儿去了,我也觉得这歌儿适合咱俩唱!那就这么定了——”

 

“诶,你等等——”王菲一惊,“我哪门子和你想一块儿了...怎么就突然想起来要和我唱歌啦?这才几个月没见瞧你这思维跳跃的,我都跟不上你..”自顾自说了好几句觉得哪儿不太对,她怎么不说话了?“诶,你怎么啦?”

 

“都二十年啦。”那英道,本就勾人的烟嗓压得低,慢慢地轻轻地来这么一句充满忧伤色彩的话,简直不要再有意境。

 

然后王女士蹙眉眨眨眼,声音还是一样的又甜又可爱:“什么?什么二十年?”

 

“老娘想挂电话。”傻子也听得出来那英口气里的咬牙切齿。

 

2.

 

再一次见面是十月下旬了。不想太严肃也不想吊儿郎当,干脆约在那英家里商议具体的事宜。

 

已经基本成型录好的旋律放着,王菲勾着那英的胳膊歪在书房的沙发上摁住她,“别动,先聊聊天儿激发激发灵感。”

 

那英倚着她肩笑得傻fufu,很自然地想起二十年前她俩腻腻歪歪的日子。啊,阿菲真好看。

 

放到副歌王菲打节奏还不过瘾就跟着哼起来,悠长清亮的歌声像青蓝色的光在空气里温柔地摇曳,迷人得很。

 

“阿菲,现在她们都说自己是小仙女儿..”那英托着腮盯着身边的姑娘瞧,“要我说呀你就是仙女本仙..”

 

“才发现嘛。”王菲眨眨眼,“我一直是仙女。”那双眸子亮晶晶的像星星,可不是有小仙女的神采嘛。然后又忽然垂下眼睑,被自己话里的“一直”一词弄得有点儿感慨:“也真是不得不承认年纪大了..时光的流逝倒成了碰不得的话题了,一说感觉自己酸得不行,伤春悲秋的好一通胡思乱想...”

 

“快得了吧你,谁说起你来不是‘瞧瞧人王菲真是越活越年轻都成小女孩儿了’这个调调。”那英伸手暴力捏脸,“哎哟喂这小脸蛋儿嫩得——”

 

“你烦死啦。”王菲拍掉她的手,“别闹,听我说嘛。其实我那天晚上和你说完话,就一直听一直听,听到好晚。我听着那个歌,觉得真的很‘耐听’的,越听越有味道。我就有一种感觉,那是一条河..时间的河,在平缓地流。山川瀑布它都走过了,千山万水都经历过了,现在是在安静地回忆了..像看破红尘那一种,什么事情它都静静地看着,见怪不怪了。”

 

“而且不难过。”那英侧着头认真地回她,“没有什么伤感,这很可贵了。”

 

“对。”王菲点头认同。

 

“而且有历经很多事儿之后的平静和..”那英停了一停,“就是..淡然吧,那个意思。”

 

“像还小的时候深夜归家,家人给留的一盏灯...”王菲喃喃地接。然后猛地按住那英的手,眼里似有点点泪光在闪,又仿佛不是:“那那,你先不要张罗着找人写词,让我试一试。”

 

“好啊。”

 

3.

 

台侧。

 

“我好紧张。”王菲伸手碰碰那英的手,小小声说。

 

隔着手套都能觉出她指尖微微的凉意。

 

那英难以置信地扭头,“这都多少回了你个天后紧张个什么劲啊”已经随着惯性近在嘴边又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挽住小姑娘的手轻轻地十指相扣,一点点挨近她,下巴搁在她肩上贴着她耳朵,“怕什么,姐在呢。”

 

王菲立刻抿嘴笑了,像被喂了一颗糖果的小孩子,也贴着那英耳朵甜甜地嗯了一声,又不放心似的加一句,“等一下那个点,你别忘了看我呀。”

 

那英信誓旦旦:“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绝对忘不了。”

 

4.

 

阿菲的和音简直要人命了。那英在眩目的灯光下将手放进王菲手心的时候晕晕地想。台下掌声雷动,台上依然雾气缭绕。

 

她的声音还是这么性感。王菲将目光分出向左的百分之十,冒着忘词儿的风险偷偷地看那英,被一个黄昏的“昏”的咬字迷得晃神儿了0.2秒。台下是什么,她通通看不见了。

 

二十年,似乎一切都变了,又似乎一切都没变。

 

5.

 

如释重负地在后台穿梭向化妆间走,心里满满的都是归心似箭。手里牵着阿菲的手,耳边传来阿菲细声细气委屈巴巴的埋怨:“你都不看我——”

 

“我忘记啦——”那英在心里几乎笑得满地打滚儿,自个儿的话那怎么能信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

 

卸过妆,要回家吃饺子啦。王菲在化妆间门口一把拽住那英,“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嘛。”还是那个无敌可爱的扭扭捏捏劲儿。

 

那英眨眨眼,“啊?”然后飞速反应过来,倾身贴上去:“下一个二十年,你也得陪着我。”说罢偏一偏头,在她耳侧印了个浅浅的吻。

 

“哎呀,你口红卸没卸干净啦——”王菲一边伸手去抹一边作嫌弃状,然后趁她被转移注意力急着开口和她嚷嚷的空儿勾住她的脖子在她侧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晃晃手里的口红:“我特意刚涂了一遍——”

 

“王菲你完蛋!”那英又冲回去洗脸,“老孟在外头等我呢你叫我怎么和他说——”

 

王女士继续笑吟吟地晃悠口红,心情好得很。

 

7.

 

十点半多到家,比起往年算不得晚,俩孩儿还精神着。一进门苹果扑过来,“妈!菲姨也太漂亮了吧你怎么就不知道和人家学学!”

 

-----------------------------------

 

食用愉快 我 补作业去了 

 

-R.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