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蕤i一朵小卿吹呀_

我会努力 乖乖长大 慢慢变好 学会更多的东西 看懂更多的事情 年少不经事谢谢你陪我走过 没有你的日子我一定会继续前行 若能再见就是后来的时光里最美的一笔 我爱你.♡

『同居三十题』⑩帮对方吹头发

  
-深夜发文扔下就跑
-距离上次更文长达158天
-我没坑..【小声
-好想教授女士啊
-跑题怕不是有点太严重
-...


----------------------------------------------------------------

“好多天没见你了。”

深夜归家的路上手机突然响,是密先生的电话。他这样说。耳机里他的声音很温暖。

“你想我了?”董小姐笑。

“想的。”密先生回答得很干脆,“今晚回不回来?”

“在路上了。”她答,“你在家?”顿了顿又说,“我这几天有回去的…大概正好和你错开了嘛。”

“我在,”电话那头响起趿拉拖鞋的声音,“回来就好。我给你煮了润喉茶,回来喝一点,明天不要那么早去了,今晚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明知道他看不到她还是甜甜地弯了弯唇,“好啦知道啦,都听你的。”

密先生并不领情,回过来的话很明显带着脾气:“就知道这么糊弄我,什么时候真都听我的我得少操多少心。”

“嘻嘻嘻。”董卿偷笑,“你别那么唠叨好不好。好啦你不要担心了,我尽量乖一点…我快到了,回家说好不好?”

“行,你注意安全。”

“那我挂了啊。”董卿说着,也没急着挂掉,倒听见那人无奈的嘟囔:“累了一天大晚上的自己开车回来...就算不想累小韩不能打个车?不知道心疼自己...”

吐吐舌耸耸肩,他可真啰嗦。

那又怎样呢,我喜欢。

 
密先生站在玄关那头倚着墙静静注视着低头换鞋的董小姐。她栗色的短发有一缕在颊边俏皮地打了个弯,从他眼里看过去说不出的好看。走过去接过她包,她一手勾住他的腰靠进他怀里:“让我抱抱。”说罢小脑袋在他怀里乱蹭一通,发顶竖起一根呆毛。他给她捋顺了,又环住她的腰。柔软的温度一点一点传递到他身上,似乎是确实有安神静气的作用的。

过了一会儿她轻轻退开,仰头冲他笑笑,可是满脸的倦容怎么也掩盖不了的。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于是被密先生伺候着更了衣推进浴室,还要叨叨一句热水澡是真的解乏。


密先生坐在床头处理邮件,也有点困了;今天似乎是格外倦怠,干脆闭眼小睡一会。半梦半醒间听见极轻的窸窣声,董小姐手里拿了条雪白的毛巾在擦头发,他看见那上面有朵粉红色的小花。

“这么有少女心的毛巾。”

“新买的啦..我本来就是少女嘛,有什么好奇怪的。给你的放在浴室里了——诶,你在忙?可不可以帮我吹头发呀。”

“刚要问你需不需要我。”他笑着起身去拿吹风机。

他轻轻拨开她发丝的时候,本来就安静的卧室里更安静了。这么说或许也不那么恰当,更准确的说是她的心里容不下别的什么东西了。因为吹头发的那个人是他,她最不喜欢的吹风机的声音都不那么讨厌了。

吹完之后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双手缓缓从她耳旁抚到脑后。一天下来紧绷的神经就在那一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纾展开来。董卿回过身,一手轻轻揽着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下巴。是有乖乖刮胡子的,不扎人。

“谢谢你。”

谢什么呢,他是明白的。没多说什么,只回一个吻。

床头的润喉茶温度刚好,贡菊在水里安静地开。形状完整而饱满,没有煮烂掉。他应该的确是下了功夫的。

而这般的费心力,不过为了给她一个安稳的夜晚一段平静的睡眠。其实也不必这样,她想,实话讲,有他的臂弯就够了。可他这样做了,她也是真的满心欢喜。

一夜心安。
 
第二天早上密先生轻手轻脚起床去给她做早饭的时候一向浅眠的董小姐破天荒地没醒,翻了个身睡得依然香。他嘴角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弧度去洗漱,拿起毛巾的时候视线刚刚好与一朵似曾相识的蓝色小花交汇在一起。

早安。



-R.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