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蕤i一朵小卿吹呀_

我会努力,乖乖长大,慢慢变好,学会更多的东西,看懂更多的事情。年少不经事谢谢你陪我走过,没有你的日子我一定会继续前行,若能再见就是后来的时光里最美的一笔,我爱你。♡

意中人.①


 

作家×著名主编AU     

ooc 我的锅

好久没写了 我可真是 非要有事需要做的时候才能写出东西来
【立flag:过年前完结 坚决不坑!

1.

今天的天阴沉沉灰蒙蒙的,无端地让人心里发闷。这个月的稿子已经交了,现在是难得的free time。董卿盘腿坐在床上,望着桌上的一沓照片信纸发呆。

塞进箱底有什么用呢,都还在她心里,一如昨日。

大名鼎鼎的周主编现在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她不该也不能去打扰。

——想想也真是心酸,当年她可是可以搂着周涛的胳膊走路的人啊。

2.

她很早就认识周涛了。那时候她还小,父亲也还在。朋友间的聚会有一次父亲带她去又顾不上管她,周涛这个漂亮阿姨是个打发时间的很好的选择。

周涛长得好看又有气质,最关键的是写得一手好字;是她最喜欢的那一种人。临别前她小心翼翼留下周涛的联系方式,想着以后一定要做个和周阿姨一样美好的女孩子。

再后来的事儿,就有点一发不可收拾的味儿了。

3.

母亲不在家。

已是傍晚了,董卿探头到书房问父亲今晚吃什么。

父亲一愣才想起妻子不在,忙起身去做饭,她少不了被提溜去帮忙。细细的水流从红艳艳的番茄上流过去,她突然想起多年未见的那人:“好久不见周阿姨了。”

“哪个周阿姨?”父亲问。

“周涛。”

“哦,我也好久没见她了。听说她去了H市,定居下来了。”

“哦。”她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失望是有的,但也没有多少——她是知道的,本来自己和她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不久之后填报志愿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填了H市的学校。父亲问她原因,她只说那里有喜欢的专业。其实我也并不是为了周涛,她这样对自己说。H大的中文系是在全国都数得上的。

这么多年了,她依然记得周涛的字迹。一天一天过去,她自己的笔迹一点一点和记忆里清秀有力的笔画重合起来,她学到了她的字,却也慢慢遗忘了她的字。

——这点记忆里唯一清晰的东西。

4.

来到H市的第一个中秋节,她辗转找到周涛的电话给她发了一条无甚特别的祝福短信。周涛回了一句礼貌的谢谢,尽管没问她也知道周涛早忘了她是谁了。她循着电话号码加周涛的微信,未果。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可能已经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吧。董卿又想起那场嘈杂的饭局,她穿了浅浅青色的连衣裙,又乖又显得干练。她的珍珠耳钉特别好看。她的妆容精致又总是泛着智慧的光彩。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她得知自己的语文老师和周涛是旧友,也知道了周涛是《九月》的主编。第一时间订了那份杂志,她想,原来她是做新闻的。——这么说好像也不太恰当,不过在她想来和文字有关的行业总是十分美好的。

5.

董卿抱着一堆书往宿舍走,今天下午没课,真好。经过楼前的时候被宿管阿姨叫住,原来是这个月的杂志到了。

心情突然亮堂了起来,她接了杂志蹦蹦跳跳跑回宿舍,扑到床上一口气看完,食指摩挲着封皮反面主编那处周涛的名字,心里软软的。开了一杯酸奶抿一口,砸吧砸吧嘴,啊,世界真美好。

一下午就在笔尖和纸张的歌唱间流走了。

快要落下去的夕阳正好在书架的一角反射出橙黄的光线,那是一张《九月》的约稿广告。画面做的很素净,是她特别喜欢的风格。她已经准备好了五份不同风格的稿子,只是没有发过去而已。

而且...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顺着窗外看出去,冬日的树木虽然掉光了叶子,也依然有蓬勃的生机。

6.

下雨了。

长满爬山虎的小楼下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路灯夹在常绿乔木间,昏黄温暖的光晕映着空气中细密的雨丝,也映着撑伞姑娘精致的小脸。她站在通向楼上门前的第一级楼梯上,是周主编的必经之路。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是很无聊没错了。可是..因为在等周涛,好像也不是那么无聊。

她不过打了个哈欠的工夫周涛就出现了。

她披着驼色的大衣和很有质感的灰色围巾,撑着一把原木色的竹质伞。上身裹得像只熊却露着小腿穿着丝袜踩着黑色高跟鞋,看着就冷。虽然不得不承认又性感又好看然而还是让秋裤毛衣傍身的老年少女董卿极度不舒服。

“周涛老师。”带着少女娇俏的小鼻音响起来,没有缘由地就十分讨人喜欢。周涛偏头去看声音的主人,看到一张这么多年她都没能忘记的脸。

“你是……”可她不记得她的名字了。

“老师好。我是董卿。”想了想还是说了父亲的名字。

周涛蹙眉想了几秒钟,开口时神情似是试探又带点狡黠,可爱得很:“你..你是那个陪我熬过一场酒的小姑娘?”又想了想,“董先生..那没错了。你现在也该上大学了吧?好标致的小姑娘。诶,瞧瞧我晕头涨脑的也不知道让你进来坐坐…”絮絮叨叨的周主编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更不给她婉言回绝的机会,强行拉她进了屋。

7.

雨伞撑在门廊上,换下带着湿气的外衣,空气里湿润又芬芳。周涛从客厅一角的茶柜里取了自己薰的荷花茶泡上,笑容不像慈祥的长辈倒像顽皮的小女孩:“怎么想起来找我啦?我还以为你早忘记我了呢。”

董卿咽下已到嘴边的撒娇否认,心想得体一点总没错的。然后答:“您搬来H市,我爸爸都说没再同您联系,我..我倒是想找您呢。”说完偏头羞涩地笑,是少女的甜味。

周涛把精致的描金纹瓷杯推到她面前,吐了吐舌:“当时走得仓促,也没来得及去和你爸爸道个别。当年我和他共事的时候,他真的教会我很多。——好啦,有什么事儿我能帮上忙?”

董卿安静地眨眨眼,从包里抽出装订好的一沓书稿恭恭敬敬递给她,乖巧得连睫毛都服服帖帖地垂着。
 

---Tbc.



评论(18)

热度(35)